仙魔黄昏

一潭微涩的水:

镇魂破亿海报
1,3,5,7,10,12,15,20,25,收官
镇长还欠我们一个30亿海报呢!

WC这话有歧义啊
还有黑爷霸气(๑Ő௰Ő๑)

【邪黑】陈年旧事(1-2)

会变猫的法师:

1.引子

在得知黑瞎子失踪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我知道小花在电话里欲言又止的意思,那件事情之后我的情绪在很多时候都接近于崩溃的边缘,而这样的消息对我而言只会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瞎子曾经跟我说过在经历了这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之后,人总会变得足够坚强,但实非所愿,我最终还是没有变成他所期望的模样。

当伙计把那块金属铁牌递给我的时候,我的内心异常平静。这不是我第一次拿到这样的东西,上一次看见还是在陈皮阿四的尸体上。但我也理解,这并不能代表什么,如果可以我更愿意把它看作一封黑瞎子托人带给我的信件。有人会将这个东西带给我,多半还是看在吴家的面子上,我本来以为上面会写着将尸骨送至即可得毕生之财之类的,但上面仅仅留下了一串数字。这有可能是因为瞎子本身对于自己的死并不在意,也不会指望着能有人帮他收尸。

小花非常担忧我的状态,但事实上我也确实处于一种极其消极的情绪中。我曾经不止一次的面临这样的境地,几乎每一个故人的离开都会让我有一种措手不及的感觉,但黑瞎子的死亡对我来说是不同的。他对于我而言,是和闷油瓶一样无限接近于神的男人,但和后者不同的是,他身上更多一分人性。我无法承认我对他的感情,但在他义无反顾的参与到我的计划中的时候,我在那一瞬间是有些动摇的。

解语花从北京飞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两个月后,我不知道自己这段时间是怎么撑过来的,应该比我在西藏的那段时间好不到哪去。至于我还没有彻底丧失斗志的原因,是因为他跟我说的话。

他在电话里说,“小邪,我想给你看一件东西。是瞎子在很多年前留在霍家的一样东西。我不知道他的目的,但在所有我能联系的到的人中,你可能是唯一能够搞清楚这一切的人了。”

我坐在吴山居店铺里的根雕茶桌边上,一支接着一支的抽着烟,烟灰缸里堆了十几个烟头。王盟坐在边上盯着我看了一会,最终也没说什么,打开电脑继续玩他的扫雷。我没心思去管他,脑子里不断重复着小花的话。

我是唯一的人了。

我想起闷油瓶和我说过的话,他们这样的人在这世界上几乎找不到任何的痕迹,哪怕有一天他们突然消失都不会有人察觉。我觉得这都是扯淡,黑瞎子的失踪再一次证明了至少这世界上有个像我这样的傻逼会去不顾一切的付出。

解雨花走进我的铺子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王盟正在收拾东西准备下班。他穿着黑色的夹克和休闲裤,一看就是刚下飞机的打扮。走着路也不忘手指飞快的在手机屏幕上敲击,现在互联网业务多了,他微信消息一秒钟可以刷好几页。我朝他点了点头,他坐在我对面。桌上的茶已经凉了,但他还是端起来狠狠的喝了一口,然后盯着我的脸看了许久。

“吴邪,”他说话的声音很低,透露出浓浓的倦意,“瞎子的事我只能调查到这么多。道上关于他的消息很少,他愿意留下的线索更少。前几年还能稍微查到一些,但近几年几乎没有人知道他的行踪。”

我知道他已经尽力了,无论是黑瞎子也好,闷油瓶也好,他们这样的人就好像从来不属于这个世界。像我这样的普通人想要追上他们的步伐那必定是要拼尽全力,所以我对于今后将要付出的代价在所不惜。

我掐灭烟头,开门见山的问他,“东西在哪?”

小花递给我的是一本笔记。我条件反射的涌起一股厌恶。这几年里,我见多了这种东西。无论是我爷爷的笔记还是陈文锦的笔记,给我的感觉都是令人不安的,就好像是潘多拉的盒子,一旦打开了就可能面临着一系列无法想象的结果。

我笑了一下,介于我当时的状态,表情可能相当的难看,“怎么,瞎子还有记笔记的癖好?别告诉我都是德语写的,那些狗日的符号我可看不懂。”

小花摇了摇头,似乎是看出了我的想法,“别担心,里面是空的。”

我摸了摸硬板的封面,是那种老旧的工作笔记本,从侧面就可以看见里面发黄的纸张。我深吸了口气,说道,“既然是空的,那你为什么还觉得我能够知道这其中的秘密。”

小花把笔记本翻到第一页,我就看见上面写着一段话,笔迹很熟悉,是瘦金体。我下意识的去摸烟,这几年下来,我已经不会再傻到觉得这世界上会写这种字迹的只有我一个人。于是我摇头否认,“这不是我写的。”

这世界上存在着很多个我,光是张海客那里就收集了七个我的脑袋。这些年来也总是没办法赶尽杀绝,有些不怀好意的人潜伏在我看不见的阴暗角落里,伺机而动。我有足够的理由来怀疑,这一切又是那些人的安排。但小花示意我去看那些字的内容,其中有一部分已经模糊了,也许是因为这本笔记原本存放的地方是潮湿的,纸质在干燥后变得脆而薄。

我仔细辨认了一下,接着脑子里就是嗡的一声。那段话的内容是这样的:当人在达到自己毕生所求的目标时,会觉得怅然若失,我没有办法领悟到这样的感受。或许对于你来说,这就是结束一切的最好办法,但如果一个人至始至终都不清楚自己所需要的是什么,反倒是活的轻松。当个俗人并不容易,无论是对你还是对闷油瓶来说都这样。但既然我能等到张起灵,一定也会等你回来,哪怕还要再过十年。到这里结束,接下来是一个日期,没有署名。

这段话我是非常熟悉的,因为这是在收到黑瞎子失踪消息的前一天,我发到他手机上的一条短信。他在此之前跟我提起过,要去做某件很重要的事情。他说话的语气一如既往,我以为他是被人夹了喇嘛,又打算下地了。所以并不担心,以他的身手不会轻易出事,多嘱咐两句他还要嫌我啰嗦。

可是我现在的第一反应是被耍了,因为这件事从逻辑上来说是说不通的。

首先,我本人对于曾经写过这段字完全没有任何的记忆。排除我可能会有梦游去北京霍家老宅里写日记的习惯,那就可能是某个顶着吴邪名号的人干的。比如齐羽,但绝对不是我。再者,这本笔记显然是二十年前的东西了,而上面记载的唯一内容却是二十年后我发给黑瞎子的一条信息。除非是我的手机被人黑了,否则不可能有人会知道这条信息。就算最匪夷所思的情况发生了,二十年前有人能够预言到未来的事,那也不至于神经病到来预言我给黑瞎子发的一条信息。

小花觉得我有事情瞒着他,但事实上我比他更加懵逼。

沉默了半晌,我说,“也许是齐羽,他和瞎子是本家,而且他也能写出这样的字迹。”

小花挑了挑眉,又掏出一部手机摆在我面前。我一眼就认了出来,是黑瞎子那只钢琴烤漆色的iPhone7。还没来得及问,小花就淡淡的说道,“瞎子走了以后的第三个星期我收到了他寄的快递,应该是事先预定好了寄送时间的。里面就是这个手机,数据被重置过了,只剩下备忘录里有个地址是霍仙姑留下的四合院,我去搜了也就只有这本笔记。他千方百计的要把这东西交给你,什么意思你比我更清楚不是?”

我放弃了解释,叹了口气说道,“这事我是真的不知情,但事关瞎子我肯定是要弄个清楚的。我现在跟你讲这不是我写的你也不信,这笔记本我就先留着,等琢磨出来了再告诉你。”

小花暧昧的笑了笑,“也对,毕竟这是你们俩的事。”

我觉得有些头疼,很想问他最后那条消息是不是也收到了,但最终还是觉得不要开口好。

小花走的很匆忙,因为铺子门口没有规划的车位,只能占着自行车道违章停车。西湖边的交警闲的发慌,随时会来抄牌不说,还可能会以妨碍交通的理由把你车直接拖走。六点多拉了卷闸门,我一个人在铺子里研究那本没有字的笔记。找不到什么头绪,我就只是一直盯着那行字看,脑子里走马灯似的全都是以前黑瞎子在的画面。



2.吴三省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觉得不对劲,灰白色的天花板糊着一层纸,有大片黑色的痕迹黏着在墙角。一盏老式风扇悬挂在屋顶,咯吱咯吱的转着好像随时都会掉下来,这在我的记忆中已经是八十年代的老东西了,就连朝晖那些老式小区里都很少看见。所以我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处于这样的一个地方,也许是被人劫持了。

活动了下身体没什么大碍,低头看见身上穿着的背心很薄,洗的都有些发黄了,下身是灰色的裤衩。我心说卧槽,连衣服都换了,该不会是给人强奸了。翻身起来,水泥的地面上摆着两只军绿色的解放布鞋,后跟被踩下去,看来是经常被人当做拖鞋穿。房间很小,除了床和衣柜就只剩窗前的一张书桌了。我跳到书桌前,抬头正好看见玻璃里映出我的脸。窗玻璃外面被人贴了老报纸,勉强可以当镜子用。

我首先意识到这绝对不是我的脸,又看了一会,竟然觉得非常眼熟。

吴家老宅的二楼,我爷爷的房间里贴着张全家福,二十多年前我老爹刚结婚的时候照的。虽然那会我还没出生,但做为我们吴家难得一张正儿八经的全家福,我二叔三叔还有我老爹都在上面。想到这里,我就记起来是在哪见过这张脸了——这他妈是我三叔,而且三叔年轻那会,应该是三十出头的样子。

对于这个发现,我多少还是有点震惊的。心想老子该不会是穿越了吧,而且一下就是二十年。这算起来二十年前我吴邪还是个啥也不懂的小屁孩。我又翻了翻桌上的几本旧杂志,没什么有用的线索。其中一刊的封面上写着发行日期,是1993年9月。

我坐在椅子上琢磨了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昨天晚上我在吴山居研究黑瞎子留给我的笔记本,接着就莫名其妙跑回了二十多年前,还上了我三叔的身。也不知道那老小子今后知道了会不会来报复我,但这事情本身已经匪夷所思到完全超出了我的控制范围了。

我的第一反应是想去找小花,毕竟笔记本是他给我的,这件事情多少都跟他有点关系,而且他也是我可以信任的人之一。但很快我又否决了这个想法,如果这件事情发生的必备条件是那本笔记本,那他就不可能和我一样存在于这个时间线上,我现在唯一的线索来自于黑瞎子。

我对于黑瞎子早年的经历所知甚少,这其实帮我缩小了事情涉及的范围。推论的过程很简单,因为事件的参与者很少,黑瞎子既然选择把手机交给了小花,那说明小花在整件事情中算是一个必要的角色。我一个激灵,突然想到铜锣巷里小花跟我讲的故事,二十年前,那不就正是黑瞎子去北京帮霍仙姑办事的时候吗?

当时我并没有听完整个故事,但在之前小花的叙述中,从头到尾他都没有提到过事件的具体日期时间。但如果这一切都是有意中安排的,那这件事背后的操纵者一定希望我回到某个时刻,并且刚好是事情发生的时刻。而至于我为什么会出现在杭州而不是北京,这恐怕是要我自己去解决的问题了。

对于发生这样的事,我其实并不是非常诧异,因为我这辈子面临的太多事情都属于常人无法理解的范畴。我很快就冷静下来,并且开始仔细的查看周围的环境。拉开书桌的抽屉,里面的东西很乱,有几个啤酒瓶盖和剪下来的杂志模特。我翻出一串钥匙,几张身份证件塞进包里,接着又从床底下摸出一本存折。即使是这个年代,我三叔的存款数目也一定不会少的,够我在这里生活一段时间了。准备妥当,我从衣柜里随便找了几件衣服套上,老式的夹克和牛仔裤,蹬上那双解放布鞋就往外走。

巷子里有个伙计在往三轮车上搬货,见我出门还招呼了一声,“吴三省!这么早去哪儿呢。”

我用钥匙锁上门,头也不回道,“去北京。”

在那个年代,还没有高铁动车,我到火车站的时候发现熙熙攘攘的挤满了人。一问才知道,快到杭州站的一段铁轨不知为何竟然出了故障,今天到站的所有火车都要取消,什么时候能出发还是个未知数。我心里郁闷,本来急着赶去北京,现在倒是给耽误了。

等我坐上绿皮火车,一路哐哧哐哧的往北京去已经是三天后的事了。这段时间里我考虑了很多的事,其中最多的是关于我该如何不露出任何破绽的在这个年代生存下去。

这对于我来说其实并不难,因为我在此之前就有过带着人皮面具扮演三叔的经历,而且现在情况远比人皮面具更加靠谱,被拆穿的概率只会更小。假扮一个人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的学习和了解,但三叔是我非常熟悉的人,以我对他的了解,只要不是过于亲密的人都应该无法察觉。至于我唯一担心的是,这次将不会再有潘子小花给我打掩护,我处于一个全新的环境中,暂时没有任何可以信任的人或者帮手。

到北京的时候是第二天早晨,我在火车站拦了辆出租车,直接去了霍家的老宅。这个地址我很熟悉,因为小花给我看了瞎子的手机,备忘录里留下的地址就是这个。

其实对于这个地方我也是有些映象的,当年宅子刚落成我和我爷爷一起来过。那会霍家刚从长沙举家搬迁过来,我也才五六岁的样子。记忆中是个类似于部队大院的地方,看起来像是住着很多户人家,但其实基本都是霍家的亲信。来开门的是个老先生,应该是管家之类的,穿着短款的马褂,带着副老花眼镜。

他见了我就问道,“这位爷,您是四阿公派来吧?”

我心想来得早不如来得巧,难不成真的都是被人安排好的。这么多年过去,对于命运这种东西我早已不再相信。作为迷局中被设定好的一部分,哪怕是我的决定终究也只是按照他人所安排好的。与其如此,不如顺其自然,我也想看看这背后操纵之人究竟有何目的。

我于是说道,“老先生,我是吴三省,不是四阿公的人。刚从杭州过来,有些问题想请教一下霍老太太。”

老管家点了点头,带我进了内院。大院里站了好几个警察,都穿着老式的制服,其中一个手里还拿着一叠文件。桌上摆着茶具和糕点,很是讲究。我一眼就看见了小花,他还是十几岁的模样,非常的瘦削。他见我进来,便站起来恭敬的行礼,还叫了声吴三爷。这种感觉说不出的怪异,他算是我的同辈,而且小时候还经常玩在一起,但现在反倒是给了我一种疏远的距离感。

接着是霍老太,她就坐在另一侧的红木椅上,比我在新月饭店见到她时还要精神一些,看得出气色很好。我见到她的时候,心里还是有些发怵的,毕竟在张家古楼的时候,我曾经开价80万让胖子把她脑袋给砍了下来。这般大不敬的作为后发现后者正活生生的坐在面前的时候,谁能做到不心虚呢。

她见我进来,并没有太诧异,指了指边上的一把椅子示意我坐下,️又叫人给我添了茶,才慢悠悠的道,“三省,你这趟来倒是的说巧不巧。”

因为小花和我说过这件事,所以我心里多少有点数,北京城里刚出了这么大件事,找不出个缘由来自然是堵不住众人的嘴。文革过后,没有了以前那种封建迷信的思想,倒算是对干我们这行的一个不小的打击。特别是她家老头子这样的军人,更是不愿意有九门的人来插手这件事,如今也是万般无奈之下才只好联系陈皮阿四。但没想到是,我竟然也在这个时候找上门了。

我装作并不知情的样子,忙问道是怎么回事。

霍老太看了眼解雨臣,又摆了摆手,“莫急,还差一位。等他到了我一起说。”

话音刚落,便听到走廊上传来一阵脚步。我的心脏突然跳的厉害,手里的茶盏都几乎有些拿不住。事发那天的种种都在一遍一遍的回放,内心涌起的情绪如同潮水般的翻腾着。我恍惚间觉得,或许自己还并没有做好面对这一切的准备。

黑瞎子出现的时候,我强迫自己把注意力集中到他手里提着的箱子上。但视线在掠过他的那一刹那我还是觉得有些感慨,二十年了,他竟然真的是丝毫未变。这个感慨或许是我在看到西沙考古队照片上的闷油瓶时就应该发出的,但现在我却是亲眼的目睹了黑瞎子站在我面前,所以在看到真人的冲击力度比照片来的更加夸张。

他手里提着一只深棕色的木盒,握把处被磨的锃亮发黑,仔细看可以发现上面有着精细的花纹。我猜不出里面是什么,而在我的记忆中小花也没有提起过这只木盒。

我看着他走进门,他甚至没看我和小花一眼,径直朝霍老太行了个礼,就坐到一旁的椅子上,拈起一块糕点道,“想来这位就是霍仙姑了。鄙姓齐,四阿公派我来处理些事。”

我心说原来这家伙年轻的时候这么目中无人,但转念一想,也不知道他这会儿到底多大年纪,说他年轻还真是不好定位。我自始至终都不知道黑瞎子的确切年纪,应该还不至于比张起灵老。但这样的他在我看来陌生又熟悉,这就好像再怎么成熟稳重的人都会有一点青涩懵懂的时光一样。

霍仙姑也没多说什么,环顾了一下四周说道,“既然都到齐了,那我就给你们仔细说说这件事的情况。”

【原著整理】关于黑瞎子·贰

璃陌:

1.黑眼镜笑嘻嘻地看着远处波涛汹涌的沙海,一幅很爽的样子。

2.黎簇心里突然无比怀念吴邪,那家伙虽然臭屁,但是对自己真的算蛮不错了。这黑瞎子跟他一比,他妈的就是个疯子啊。

3.这把短刀几乎是全黑的,能看出非常重。短刀入手的瞬间,黑瞎子已经从吊臂的尽头飞跃了出去,整个人弓起在空中转身,反手将刀劈了出去。

黎簇完全无法理解人类竟然能做出那种动作。

4.那是一对修长的男人的腿,穿着黑色的皮裤,黎簇认得这条裤子,也认得这个人腿的动作,他的上半身一定是趴着的,所以站起来腿的幅度很大。

是黑瞎子,他站了起来,黄严就问他:“你到哪里去?”

“我回去了,你们这一次凶多吉少,跟着你们肯定捞不着好。”黑瞎子说完就走。

黄严一拍桌子:“我们付了定金的。”

“明儿打回你卡上,对了,你们各位还有什么后事要交代?”黑瞎子问到:“快说啊,我赶车。”

5.黑瞎子接过来,闻了闻:“我以为是我们没洗澡四周才是这个味道。你既然有这个东西,为什么我挖自己肉的时候你不拿出来。”

苏万尴尬的干笑,挠头说道:“东西带的太杂了,忘记了。”

黑瞎子也笑,“你小子太有意思了,来,把这条蛇吃了我就原谅你。”

6.“我听说啊,你二叔雇佣了黑瞎子,这小子穷,什么活都接。”
—《重启》

7.“瞎子的情况已经撑不了多久了。”小花说道:“听我的手下说,他去哑巴岙的路上,一度有完全失明的情况。”
—《重启》

8.小花看了我一眼:“之前为了帮你,他仇家很多。真看不见了,活不过一个月。”

9.“他妈敢!”胖子直接暴怒:“谁,他妈仇家都是谁,少他妈和胖爷我逼逼,直接全部先干死。你放出话去,谁他妈敢动瞎子,就是动胖爷我,我让他们全家上西天。”
—《重启》

10.我答应过小哥和黑爷的,你(吴邪)得活着。他们活够了,你还有时间。
—《重启》坎肩


———————————————————


第一篇🔗:http://limo4588.lofter.com/post/1eec86a2_ef37d50e


沙海原著语录🔗:http://limo4588.lofter.com/post/1eec86a2_ef4c4194

【原著整理】关于黑瞎子·叁(重启篇)

璃陌:

1.“兄弟,在感情上就只有两种人,有些人习惯告别,有些人不习惯,不习惯的人身上的东西会越来越多的。走的会越来越慢。”

我嗯了一声:“这句话不是你说的吧。”

他点头,“是之前一个客人说的,他说,路很长,选择带上什么往前走,是门大学问。”

我大概猜到是谁说的,心说你都快瞎了,还和别人尬人生鸡汤,还是闲。

2.我忽然想起,黑瞎子训练我时,有一种传话的方式,特别的有他的风格。

我对那个服务员说道:“我是你爸爸。”

3.我心中一句mmp,心说瞎子你果然是一个处处留情——报的人。轻声问道:“有消息么?”

服务员用力吸了一根烟,在我耳边说道:“黑爷让我对你说:自己好好活下去。”

然后他退了回去,对我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我愣愣地看着他,愣了几秒,一把拽住他的领子:“就这么一句?”

服务员点头:“就这么一句。”

4.黑瞎子活得很明白,他要做的事情,就算是去死,他也是轻轻松松去死。

5.他们(黑瞎子和小哥)不怕死,我是确定的,甚至在很多程度上,他们会去求死,病痛和漫长的生命总会让人产生或多或少的趋向危险的倾向。

5.我听到远远地有人在唱歌:“让我们红唇嘬吧,火的嘻嘻哈哈,扯个鸡吧,攻向人世王八。”

我深吸了一口气,发现身上所有的紧绷似乎松了一些,我想用力的张开嘴。这时候这时候就听到有人哼着小曲走了过来,他唱的是《还珠格格》里的一首歌,听声音就是黑瞎子无疑了,他嘴巴里有东西在吃,口齿不清。

6.我抬的更厉害了,黑瞎子拍了拍我:“别动别动,你还没好呢,是不是要拉屎,你拉吧,你屁股下面有个洞。”

阿西吧,简直是奇耻大辱,我感觉了一下,果然我屁股下面有个洞,这他妈是黑奴时期运奴船干的事情。

我整个人激动起来,黑瞎子就叫起来,:“冷静、冷静,你不想你伤口裂开就冷静,否则我弹你的球了啊。”

6.在我认识闷油瓶之前,有一段时间,黑瞎子和闷油瓶一直在一起做事,似乎都是在陈皮阿四手下的时候,一个瞎子,一个哑巴,故事还是很多的。

我有时候看瞎子和闷油瓶在一起的时候,有一种羡慕,觉得他们才是一类人,我觉得黑瞎子肯定比我更了解怎么和闷油瓶相处。

7.白昊天默默说道:“没有泳衣我绝对不下水。”

“我短裤很大,可以帮你剪个三点式。”黑瞎子说。“我一个人生活很长时间,手很巧的。你要什么款式的,最近Victoria’s Secret比较流行,我可以缝个编织的收边给你。

白昊天坚决的摇头:“不行!”

黑瞎子看向我:“这谁啊?一点规矩都不懂,我的裤衩当年可是限量款。”

我心说你他妈曾经穷到过原味内裤么?标题怎么打,黑瞎子原味品牌。

8.我心说瞎子真是信口胡说,就是因为他真话假话都是用这种口吻说的,所以这么说出来反而听上去还真会让人想想。

9.黑瞎子是蛇系男子,不要看他吊儿郎当的样子,蛇遇到危险的时候,会吐出之前吃的食物,保持身体最好的状态。换句话说,猫是喜欢在危险中寻找乐子的,因为反应速度够快,但是蛇是以一切能抵抗危险为第一要务的。黑瞎子的注意力比胖子更集中一点。

10.据说记录片的领队是个女的,非常不待见黑眼镜。


————


关于黑瞎子贰🔗:http://limo4588.lofter.com/post/1eec86a2_ef56c00f

雪落长白13载
2018.8.17

被惊艳到的我

盗墓笔记重启。恩。。。。

没想到第一次在loftor上写一些字,是因为三叔的重启。重启的选角,已经确定下来了,居然是龙哥😱,之前被龙哥的镇魂,深深迷过,重度圈粉,突然,又来了这么一下,搞得我有点措手不及。作为一个经历了,藏海花,经历了,沙海的吴邪,他不再天真啊,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觉得龙哥的气质好像不太符合这样的东西,觉得龙哥一站在那儿,活脱脱的就是个仙子那个,气息,就不太能往这方面想。自然,我这样说,当然,不是说龙哥不好(๑˙ー˙๑),而是对于被这个IP深深荼毒的我,啊!相顾无言